新闻

【中亚研究】潘志平:对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中俄

作者:十博 发布时间:2021-01-04 20:58 点击数:

  丝绸之路经济带自新疆西去,一出国门就是俄罗斯及其有强烈影响的中亚地区。因此,中俄合作特别是中俄在中亚地区的合作,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评估丝绸之路经济带自提出三年来所取得的成果,分析中俄在其中合作的问题、前景,对于进一步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国家主席习代表中国政府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以来 有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研究从国内到国外均呈现出空前高涨的热度。截至2016年7月29日,在百度上,以“丝绸之路经济带”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可搜出596万条信息ꎻ在俄文搜索引擎Яндекс上,以俄文“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пояс шелковогопуги”(丝绸之路经济带)为关键词可检索出200万条信息,以英文“Silk Road Economic Belt”则可检索出69.1万条信息。从Cnki(中国知网)上可检索出中文论文64163条。即便上述信息和论文的99%是重复或垃圾,有价值或有用的论文的数量也是极为惊人的。在此情况下 作这方面评估,挂一漏万是难免的。近年已有多篇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研究的综述,提出了一些问题和看法,但问题是:检索文献单薄,没有或仅有少许英文文献。事实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已引起俄罗斯和中亚诸国的极大兴趣,俄文文献是不能忽视的。以下按从国内到国外(特别是俄文)顺序,梳理相关文献,并以此为基础,对研究成果加以评估。(目前中国大陆还不具备谷歌搜索的条件,借用俄文搜索引擎Яндекс)。

  最早使用“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的是吉林大学朱显平,当然,朱教授当时的说法与现在举国上下谈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不可同日而语。从丝绸之路经济带到“一带一路”的研究发展迅速,首先是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提出的背景、缘起、定义、内涵及特征及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关系的研究,如陆南泉、王海运、赵常庆、杨恕、胡鞍钢、赵华胜、石泽、孙壮志、孙力、陈玉荣、陈继东、冯玉军、关贵海、刘华芹、王义桅、杨成等的研究成果。中央三部委2015年3月发布“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以后,随着新问题不断涌现,学者们开始讨论建设路径和面临的挑战以及风险问题。现在看来,国内学术界的诠释性讨论仍非常重要,许多重要问题因此得到比较符合实际的共识,这对于如何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及以后进一步沿伸的“一带一路”的构建,意义重大,以下从七个方面展开分析。

  应该说,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倡议,也是战略,其实这是个内外有别的问题。对外,这是愿景,向这个“带”内的国家人民发出“共建”的倡议ꎻ对内,则是中国的长期发展战略,即在今后一个很长时间里推进、实施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起初关于这一问题的认识,许多人并不十分清楚,对外宣传中没有注意这一点,引起外人的一些误会。现在,特别是三部委发布的“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后,就非常清楚了,但与外方交流时还须特别小心。

  有些同志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归纳为“西进”战略,并追源于王缉思2012年10月«环球时报»上的一篇文章。这在国内外引起高度关注。杨恕不同意丝绸之路经济带即“西进战略”说,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应是“西部大开发”及“走出去”的升级,是向西的大开放,但也不是某些人以为的中国经济重心西移。赵华胜则认为“西进战略”是学术界用语,不是官方用语,尽管用词不同,也有可商榷之处,但在加强向西发展的思想上,两者是相通的。后来,王缉思回答美国媒体问到的“西进”时说:“首先考虑到的是中国内部的平衡”,“只是一种战略思路,地缘经济的设想”。其实,几乎与王缉思文发表的同时,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登了美国两学者拉菲罗.帕图齐和亚历山德罗.彼得森的文章«中国无意之中成就了帝国»,说什么美忽视了陆地广阔的中亚地区的重要性,即麦金德爵士“世界岛”的意义,如今中国在那里不断加强地位,正不知不觉地成为中亚帝国。潘志平当即著文给予严正批驳。此文立即被译成俄文,题为«谁将在中亚创建“帝国”»(КтосоздастимпериювЦентральнойАзии?),在俄罗斯和中亚的各大网站广泛转载,这是以地缘政治陆权说为引子,中美学者就中亚地缘政治态势的交锋。谈及大国中亚的“大博弈”(GreatGame,或作“大游戏”),一般都要引据麦金德“世界岛”说,赵华胜发文«中亚:谁的“大游戏”?»认为俄美是中亚“大游戏”的真正主角,俄美战略竞争是中亚“大游戏”的基本内容。中俄在中亚关系的特征是共存与合作,而不是排斥和对抗。就此而言,中俄关系不是“大游戏”的主角,也不是中亚“大游戏”的主要内容。这应是对中俄美在中亚大国关系的准确解释,对于在中亚地区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有重要意义。

  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提出以来,国内各地各方面反响强烈,起初也出现一些不切实的想法,有以为是又一轮上项目、争项目和“分蛋糕”的事,就所谓丝绸之路“起点”是西安、洛阳还是连云港,争论得异常热闹。当然,随着中央三部委«愿景与行动»文件出台,这已不是问题。如果要为中国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做战略设计,那么战略目标是什么?讨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能源合作论”,即认为能源合作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突破口”“重大引擎”。“占领市场论”,即提议要全面占领境外市场,甚至有人提出,“把你的商品卖到全世界去赚美元、赚卢布、赚欧元,那才叫本事”。“化解过剩产能论”,即无所顾忌地说:“有效化解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和船舶五大产能过剩行业”,“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构想,化解产能过剩,一举数得”。

  笔者认为,能源合作固然重要,境外市场也应发展,但应更多地考虑以下问题:在获取当地的资源之时还能为当地提供什么?在大张旗鼓地进行油气合作的同时,是否能为当地最希望的非资源性合作做点什么?经贸合作是否就是单纯地推销中国产品,是否能将经贸从贸易为主适度转向资本、技术投资,以造福丝绸之路经济带相关国家人民的民生?至于“化解过剩产能”,不是好提法,也不一定灵 至少不宜公开鼓吹。沈丁立教授的研究报告«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不是另一个马歇尔计划»是对“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说”的批评。

  起初,各省市为其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地位争论热闹,中央三部委文件明确新疆为构建中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何也?正如中国社科院边疆所邢广程所长所说的:“新疆的地理位置实在太重要了。”现正积极推进的六大经济走廊中的三条主线(新欧亚,中国中亚西亚、中巴)都汇聚新疆出去,这就是地缘优势。当然,如杨恕所言,国家不仅要重视新疆的发展及其对外经贸联系,还应当以丝绸之路经济带为依托,带动中国西部地区向西开放,推动中国的西部大开发向更高水平发展。

  从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提出之始,就有学者开始研究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面对的挑战、障碍和风险问题。此后,做这方面工作的学者、机构愈来愈多,我们看到的有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全国地理学研究生联合会(GPUC)和李伟主编的“一带一路”国别风险评估报告。这些报告观察的角度和专业背景不一,结论也不大一样。李伟为国内著名反恐专家,其背后支撑的有中安特卫、国研智库等智库,给出一幅“一带一路”65个国家按低、中、高、特高四级十色安全风险级别的地图 令人印象深刻。而GPUC做的是商业投资风险,结论是阿联酋最低,伊朗最高,但根据如何,似乎还得推敲。中国社科院王灵桂主编的«国外智库看“一带一路”»,现已出两卷,搜集、整理、翻译国外26个国家几十家智库近年发布的与“一带一路”或多或少有联系的四百余篇智库报告和文章,为国内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丝绸之路经济带从新疆出国门西去,第一站就是中亚五国,是绕不过去的枢纽地带。我们对它们又了解多少呢?北京几位专家的笔谈题目很好:“中亚,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如乘南航航班由乌鲁木齐到中亚国家的首都和主要城市,也就一两个小时行程,但如专家所言:“我们与中亚似乎近在咫尺,但好象远在天边,这不只是指距离上的感受,而且还有到那里的难易程度,同时更是一种文化心态和文明上的隔阂”。出访中亚国家,也会深感当地人几乎不大了解中国。这种文化和心态上的不通,应是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大障碍之一,如何在人心相通的基础上打造“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中之重。

  丝绸之路经济带研究方兴未艾,在研究领域和层次上正向纵深发展。2015年11月6~7日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举办了高规格、高档次的以“一带一路与共同体建设”为主旨的丝路论坛,集中了国内外政界、商界、学界多领域专家围绕基础建设与互联互通、经贸往来与投资融资、政治互信与风险防范、多样性的跨文化交流四个主题讲演。其中汪晖谈到,“一带一路”比较强调经济,但我们提出的共同体建设不完全是一个经济的共同体,社会、文化和宗教等都与经济密切相关,并从路、桥、廊、带推演出不同于过去那种“中心—边缘”的世界秩序构想,展现了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及“一带一路”的历史哲学思考。比汪晖要年轻得多的两位学者昝涛、殷之光,就“一带一路”的历史观、世界观与价值观展开学术对话,虽有批评说论题过大、跑题,但还是有看头的。近年,国内还出版了许多有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的图书,必须特别指出的是,光明日报组织的«改变世界经济地理的一带一路»于2015年年底出版,该书汇集了国内知名学者的精彩论述:如 认为“一带一路”是“历史地理背景和未来思考”(葛剑雄)、“全球视野下的大战略构想”(乔良)、“新时期对外开放的龙头”(汤敏),它迎来“经济地理革命与共赢时代”(胡鞍钢)、开创“国际发展合作新型模式”(林毅夫)、强调“倡导文明宽容、对话、共生共荣”(郝时远),期望“更主动的姿态推动沿线国家教育合作”(瞿振元)。这是国内丝绸之路经济带研究的最新的重要成果。

  国外对此问题的研究不大平衡,主要取决于所在国、地区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联度。

  俄罗斯身处这条“带”的主要线路之上,而处于枢纽地带的中亚国家独立已25年,但所受俄罗斯影响非常,“带”的建设和涉及的问题,与俄罗斯的利益和命运休戚相关,其内部争论之热烈,那也是必然的。

  自身利益的考量。在中国提出该构想后,俄罗斯一些高层和学者存有不小的困惑和疑虑,既有对中国的倡议不理解,更有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俄罗斯地缘政治学家弗拉基米尔.杰尔加乔夫(ВладимирДергачев)就不客气地说,中国的计划基于地缘政治考量,源于麦金德的陆权理论,俄罗斯不希望中国借助丝路经济带建设介入中亚地区。东方学者亚历山大.克尼亚泽夫(АлександрКнязев)说 丝绸之路是中世纪的浪漫神话故事,俄罗斯政治家绝对不该支持中国这个神话故事,否则容易使中亚国家的公众产生不再需要依赖俄罗斯的幻想。谢尔盖.库季亚罗夫(СергейКудияров)等学者把与中国合作比喻为面对“龙的拥抱”(ОгненныеобъятияДракона),呼吁对华经济协作“不能在战略立场上让步”。俄远东研究所研究室主任亚历山大.拉林(АлександрЛарин)谈到莫斯科至北京的高铁时说:“跨西伯利亚铁路该怎么办?对它来说新丝绸之路项目将带来负面影响”,他坚持:“重要的是,在与中方围绕经济问题展开对话时,俄不能以弱者自居”。另一中国问题专家阿列克谢.马斯洛夫(АлексейМаслов)在接受访谈时说:“有人说,中国会拯救我们处在危机中的经济,提供我们因制裁而失去的一切。这是错觉。中国解决的只会是自己的问题。”同时 另有一些专家、官员建议俄罗斯打消顾虑,与中国共建合作。俄高等经济学院教授谢尔盖.卡拉加诺夫(СергейКараганов)认为,对于俄罗斯来说,拥有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邻国,给俄带来的是众多机遇而不是危险。中国实现“向西转”,对俄罗斯极其有利。俄罗斯外交学院教授亚历山大.卢金(АлександрЛукин)表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的提出有助于促进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多边经济合作,以及在上合组织领导下与其他国际组织的类似项目的合作,这有利于最大化地集中资金与资源,推动中亚地区国家的经济合作,并防范区域外势力的政治干扰。阿丽娜.莫尔德维诺娃(АринаМордвинова)则认为:俄罗斯不应将中国视为威胁,而要当作经济上的竞争对手,需要找到俄中之间新的合作机会及利益契合点。俄欧亚经济委员会一体化局局长维克托.斯帕斯基(ВикторСпасский)说:中俄在中亚利益对接,两国互动,应立足于合作而非竞争。莫斯科卡内基基金会中心专家亚历山大.加布耶夫(АлександрГабуев)就俄中关系出现困难,批评俄罗斯在处理重大问题上,如加入亚投行反应迟钝,决策存在偏差,源于官僚制度效率低下,且缺少中国问题专家。

  在中亚利益的考量。对于俄罗斯而言,中亚至关重要。俄罗斯强调,俄罗斯将包括中亚在内的独联体地区视为“特殊利益区”(сферапривилегированныхинтересов)。“特殊利益区”就是势力范围,习主席强调中国不在中亚经营势力范围,对俄罗斯这一敏感神经是有明确的针对性。2014年,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发布了«俄罗斯在中亚的利益:内容、前景、制约因素»的报告,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须认真研究。该报告总体低调,它将俄罗斯在中亚的利益定义为:我们采取的是自我保护政策。总部在伦敦的非政府组织“更安全”